骨架和创新有什么共同点?

有纪律的创新真的能创造大的新想法吗?我们是否需要允许更多的“随机创造力”?